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简称“本次疫情”)的突发,多个省市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多地企业、学校延迟复工、开学,本次疫情对个人的生活、企业的工作均产生了重大影响。当然,商事交易、金融市场、金融产品的运行亦无法幸免。本文将立足于分析本次疫情作为突发性事件的性质、总结对存续期间ABS、融资和记电讯app及信托项目的影响,并向管理人、融资和记电讯app公司及信托公司提出法律建议。

一、本次疫情作为突发性事件的法律性质认定

1、不可抗力和情势变更的定义

不可抗力:根据《民法总则》第180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1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情势变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的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结合上述定义,两者在构成要件、法律后果上具有明显区别:

(1)构成要件层面,不可抗力需要同时具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含义,且不可抗力往往对象不特定,具有一定的社会性,情势变更需满足“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对不能避免和不能克服不作特别要求;同时,不可抗力系因发生符合条件的客观情况且已不能履行合同,“不能履行合同”不仅包括整个合同履行不能,也包括合同的部分内容履行不能,还包括合同在一段时期履行不能,这几种情况均不影响不可抗力的成立,而情势变更系客观情况发生了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是属于可以继续履行的。

(2)法律后果层面,不可抗力是从违约角度出发,为法定免责事由,违约方可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主张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情势变更是从合同效力的角度出发,是法定合同变更、解除事由,一方当事人可基于情势变更向人民法院请求变更或解除合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